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树德的个人主页

 
 
 

日志

 
 
关于我

廊坊师范学院教授、温州大学城市学院教授。中国译协专家会员、河北译协理事、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主要著作有:《英语特殊结构》、《英语修辞简明教程》等。翻译《欧·亨利全集》(合译)、《助你成才》等。获省优秀社科奖两项,1995年被河北省政府授予“优秀教师”称号,1997年获“曾宪梓奖”。在《人民政协报》、《世界》、《世界文化》、《文学自由谈》、《散文》、《新华月报》等报刊发表作品数十篇。2000年获《人民日报》征文三等奖,2012获河北省作家协会“我的读书故事”征文一等奖,获上海“走进巴金故居”征文二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我与老外(四):指导我英文写作的斯考沃  

2015-12-13 23:32: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指导我英文写作的斯考沃

 

一九六九年的春节后,我到河北省尚义县陶瓷厂去报到,正式参加工作。从那时起到一九八三年离开那个县,应聘到一所大学工作,我在那里度过了十五个年头。我先在那个工厂劳动锻炼两年后,“再分配”到一个公社中学,又调到一所国办高中,最后到县城的第一中学。按理说在这样农村小县,我不会再接触到老外了,但是在这段期间,我与一位来我国任教的老外取得了联系,拜他为师,请他指导我的英文写作。当然,这是在粉碎“四人帮”以后了。一九七七年我国在停顿了十年之后,恢复高考,第二年又恢复了研究生的考试。我参加了一九八〇年的研究生考试,但是没有考上。我的一位高中同学,也参加了研究生考试,被天津的一所大学录取,我知道后,就与他取得联系,问询研究生所开设的课程,我想自学研究生的课程。他告诉我,研究生所开的语言学、修辞学、翻译理论、英美文学等课程,都可以自学,只有“英文写作”这门课比较难自学,写作的理论一看就懂,但自己用英文写出的东西,是否地道,遣词造句是否规范,难于判断,必须得请母语是英语的人来批改。我当时突发奇想,是否请给他上“英文写作”课的外教批改一下我用英文写的东西。我把这个想法告诉了我的同学,他说教他们的是一位美国教授,在美国国内大学就教写作,应聘到他们学校,专给研究生上写作课。这位教授叫斯考沃,在到他们学校任教前,多次来中国,在各大学讲学,学术水平很高,而且工作认真负责。

我的同学把我的情况介绍给斯考沃教授,说我大学也是学习英语专业的,毕业后一直在在农村工作,参加过研究生考试,但没有考取,想提高自己的英语写作能力,能否给他批改一下作文。斯考沃教授对我的处境很同情,很爽快地答应了我的请求。当我的同学告诉我这个消息,我非常高兴,于是用了几天的时间,写了一篇题为《我的农村生活》(My Life in the Countryside)的文章,共5000多英语单词,相当于现在英语专业学生学士论文的长度。这是我第一次用英语写这么长的文章。文章讲述了我在农村近十年的生活经历,行走在人生道路上的甘苦,个人感情历程中的起伏波澜,即有叙事,又有抒情。文章是以我个人真实的生活为基础,所以写起来并不很费力,借助手边的一本英汉词典和一本汉英词典,把我想表达的都表达出来了。文章写好后,又仔细地修改了几遍,并给斯考沃教授写了一封信,就一并寄给我的同学,请他转交斯考沃教授。

大约过了两周的时间,我就收到同学的回信,里面有斯考沃改过的我的文章,所改之处非常之多,每页都有他密密麻麻的批改和评语。我一遍又一边地研读斯考沃教授的修改之处,真的是点石成金,真的是化腐朽为神奇。我把斯考沃教授改过的文章誊抄了一篇,自己大声地朗读,比较之下,感到我的原文就像一杯白开水,改后的文章变成了甘甜香醇的美酒。

斯考沃教授还给我写了一封信,说了很多鼓励的话,他建议我多写些短文章,并给我留下他的通讯地址,让我把信直接寄给他,这样,我与斯考沃教授就建立起直接联系。这是一位非常敬业、非常勤奋的教授,从他给我信中的日期看出,我的作文到他手里,几乎是当天就进行批改。在短短的半年时间里,他促使我写出了《我上第一堂课》(The First Class I Taught)、《学习英语》(The Study of English)、《我的两个学生》(Two Pupils of Mine)等六七篇英语短文。

一九八二年的暑假,我见到了斯考沃教授本人,我约他到天津一家西餐馆吃饭,请我的同学作陪。我们谈得很投机,斯考沃教授问我英语专业学习的兴趣所在,以及将来研究的方向。我告诉他,我自幼对文学感兴趣,并自认为母语功底尚可,所以将来想向翻译方面发展,因为“文革”十年中断了中外文学翻译的交流,想找机会在这方面做点事情,把近十几年来英语文学中好的作品,介绍到国内。斯考沃教授是研究翻译理论的,但他却不格外地强调翻译理论的重要性,他向我指出,搞翻译,第一是实践,第二是技巧,第三才是理论。实践多了,自己就可以总结出很多技巧,在此基础上了解点理论,帮助翻译水平的提高。且不可本末倒置,没有实践,就学理论,这对翻译没有帮助,反而有害。

暑假结束我又回到农村,仍然一面教书,一面进行英文写作练习。但还没有向斯考沃教授寄去新学期的第一篇英语作文,就接到同学的来信说,斯考沃教授因私人事务,与学校协商,提前终止了合同,回美国去了。离开中国前,他给我的同学留下他在美国的通讯地址,请同学转告我,可以给他写信。因为种种原因,我一直也没有给斯考沃教授写信,就这样我们就中断了联系。后来我到一所高等院校任教,曾听外语界的朋友说,斯考沃教授曾多次应邀到我国来讲学。但我每次听到这个消息,都是在事后,也就一直没有再与斯考沃教授会面。

上世纪的八十年代改革开放之初,为了医治受“文革”破坏最严重的高等教育的创伤,缩短与国际的差距,国家采取了一系列的教学改革措施 ,聘请外籍教师到大学任教,就是措施之一。当时聘请的外教虽然为数不多,但都是国外知名大学高素质的教师,他们不但支持我国的对外开放政策,对我国友好,而且有较深的学术造诣和良好的职业道德和敬业精神,对我国教育的恢复和发展起了一定的作用。

斯考沃教授为我批改过的那些篇作文,连同他写给我的十来封信,至今我还保存着。它们曾经是我的学习资料,当我在大学里讲授“英文写作”这门课程的时候,还常常以其中的内容做为教学的范例,指导我的学生如何选词造句,如何避免“中式英语”。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些纸张已经有些发黄,墨迹也变得有些模糊,但我几次搬家整理旧物时,都不忍抛弃,每当看到它们,就想起在那特殊年代里,我,一个乡村教师与一位美国大学教授之间的那段特殊的交往。几十年过去了,我仍然对斯考沃教授心存感激。

我与老外(四):指导我英文写作的斯考沃 - 李树德 - 李树德的个人主页
我与老外(四):指导我英文写作的斯考沃 - 李树德 - 李树德的个人主页
我与老外(四):指导我英文写作的斯考沃 - 李树德 - 李树德的个人主页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