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树德的个人主页

 
 
 

日志

 
 
关于我

廊坊师范学院教授、温州大学城市学院教授。中国译协专家会员、河北译协理事、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主要著作有:《英语特殊结构》、《英语修辞简明教程》等。翻译《欧·亨利全集》(合译)、《助你成才》等。获省优秀社科奖两项,1995年被河北省政府授予“优秀教师”称号,1997年获“曾宪梓奖”。在《人民政协报》、《世界》、《世界文化》、《文学自由谈》、《散文》、《新华月报》等报刊发表作品数十篇。2000年获《人民日报》征文三等奖,2012获河北省作家协会“我的读书故事”征文一等奖,获上海“走进巴金故居”征文二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重读《瓢园忆旧》,怀念孙养林师 (感念南开之十一)  

2014-05-24 21:13: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重读《瓢园忆旧》,怀念孙养林师

 

李树德

 

当主编《南开中学校友通讯》的学弟约我为这本图文并茂的刊物写点东西的时候,我在书房里走来走去地沉思。我在南开中学读书六年,虽然已经离开学校近五十年了,但记忆中的一些事情仍然深深地印在脑海里。我的目光突然落到书架上那本厚厚的《瓢园忆旧》上。

《瓢园忆旧》是孙养林先生的个人著作,可惜先生生前没有能看到它的出版。先生逝世后才由家人编辑出版。在部著作是“留给自己的家人和亲友阅读的”。当我知道书籍出版的消息后,就与孙先生的女公子孙倩女士联系,获赠这部书籍,这是我在南开读书六年留下的最珍贵的纪念之一。

时间过得真快,孙先生离开我们已经九年了。但他的教泽遗风,仍然影响着南开中学一代又一代的学子。直接或间接受过先生教诲的弟子,每每谈起先生,无不对先生的博学多才、诲人不倦、严谨治学的学者风范赞美有加,并为能受教于先生而感到荣幸。

我再次把《瓢园忆旧》捧在手里,感到沉甸甸的。全书大十六开本,两百多页,用精美的铜版纸印刷。我已读过多遍,全书共有十五部分,前面九部分介绍孙氏家世,其中夹叙了大量的天津民俗世情,如中秋节、端午节、娘娘宫、鬼会等。后面的六部分都是与南开中学有关的内容,如“三十年代南开体育活动概况”、“南开中学的社会视察”等等,极具史料价值。特别是“我的老师杨坚白二三事”和“我和南开中学”这两部分,使我们能深刻感受到先生对南开中学的深厚感情。  

孙养林先生是二〇〇三年十一月二十七日逝世的,六〇届高中毕业生温家宝总理送了花圈。就在此前的七月一日,先生还为书中的最后一篇文章,“‘小一扣’图书”(第十五部分之九)写了一个简短的“后记”:

 

后记

 

这篇忆旧还没有完,我以后有什么补充,由我再口述,由我的外孙张威超写出文字,再行补充。

           养林又记  时年八十有七

             2003.7.1.

   

    可惜的是,先生后来一直也没有口述完这篇文章,四个月后,就去世了。

令所有认识孙先生的人感到兴奋的是,这本书前面有几十幅照片,看着这些照片,孙先生给我们上课和辅导时的情景,孙先生的音容笑貌又一次浮现在我的面前……

我是一九五九年考入南开中学的,一九六五年高中毕业离开南开中学。孙先生既是我们的师长,又是我们的校长,孙先生从一九六〇年到一九六四年任南开中学副校长。先生曾几度给我们上课。初中植物课、动物课就是孙先生给上的。孙先生教我们时年龄并不大,四十多岁,但身体似乎不太好。记得在一次课堂上,讲课中间,孙先生忽然显出很难受的样子,继而用手捂住自己腹部的左侧,笑着向大家说了一声“我的脾痛”,还是继续讲课,但我们能看出先生的笑是很勉强的,他一定忍受着巨大的痛苦。同学们在座位上七嘴八舌地地劝他回办公室休息一会儿,先生又笑了笑,摇摇头,摆摆手。大家又安静了下来,继续听课,一直到下课。

孙先生讲课的声音不大,但相当清晰,条理很清楚,每节课所讲内容,同学们一般都能当堂消化理解。孙先生上课从来也不满堂灌,留出足够的时间让同学们提问题。同学们也不客气,不仅提生物学方面的问题,连化学、数学、英语、语文课中的问题也提出来。这时孙先生总是走到提问题的同学座位前,给予解答,几乎对所有的问题,我们都能得到满意得答案。孙先生之所以能解答各科的问题,是他对中学所有学科的教材都有深入的研究,可以说已经吃透了各科的教材,他在担任南开中学副校长期间,就常常为临时请假的教师代课。他几乎能讲授中学的各门课程,而且讲得好。听先生的讲课,如坐春风,是一种精神享受。

孙先生上课很有特色,他讲课并不仅仅局限于教材,他把最先进的科学,最前沿的知识传授给学生。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科学家发现了构成生命的物质结构——染色体,这种由脱氧核糖核酸、蛋白质和少量核糖核酸组成的线状或棒状物,是生物主要遗传物质的载体,它的发现在人类科学进程中具有里程碑的意义。没过几年,染色体脱氧核糖核酸(DNA)等最前沿的科学原理就被孙先生引进中学课堂,但当时的课本上并没有编入。今日看来有些不可思议。当时,孙先生就特别强调,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将来高等生物,像哺乳动物也可以像某些低等生物一样进行无性繁殖。多年后,英国的胚胎学家伊恩·维尔穆特(Ian Wilmut)博士领导的科研小组通过体细胞克隆出“多莉”羊。校友们每每回忆起来,都惊叹孙先生的预言是这么科学而准确。

孙先生热心于生物实验室的建设,南开中学的生物试验室在天津市都是很出名的,其中有一些标本还是孙先生亲手制做的。孙先生在领我们参观实验室时,曾指着一头鸭嘴兽标本,告诉我们,这个标本在天津市也是绝无仅有的,有些大学需要使用这个标本时,也要到南开中学实验室来借。

孙先生对多种学科都有很深的造诣,我们上高一时,孙先生教我们英语。他的纯正的发音,流畅的口语,使我们都感到异常的惊讶,我们都知道他的专业并不是英语。据说先生在化学方面也很内行。先生还精于书法和绘画,后来知道先生在耀华中学还教过音乐,先生最拿手的是制作生物切片,这在业内很有名气。

孙先生学识渊博,教法精益、诲人不倦、严之有道、以物喻理、循循善诱,让人心悦诚服、刻骨铭心。孙先生既是我们的良师,又是我们的益友。先生为人平实、处事平和、语言幽默、平易近人,愿意和同学们唠家常。

孙先生可以说是中国优秀知识分子的典型代表,对工作兢兢业业,对学生谆谆教诲,对知识一丝不苟,把自己的全部精力奉献给教育事业。他不但深受学生的尊敬,而且在教师中也德高望重。南开中学的教师中,有不少孙先生的学生,所以老师们都称他“孙先生”。我们学生也跟着称他为“孙先生”,而不叫“孙老师”。

孙先生是一位爱国民主人士,是民盟南开中学支部的主任委员,在天津教育界也负盛名。我高中毕业后的第二年“文革”开始了,像所有知识分子一样,孙先生在这场浩劫中倍受磨难,但他终于挺过来了。三中全会后,天津市命名了一批特级教师,孙先生是第一批被命名的特级教师。孙先生获得特级教师的称呼,不仅是实至名归,而且是众望所归。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当时在河北省张家口工作。张家口教育局请津京的特级教师去讲学,其中就请了孙先生。我知道这个消息后,去宾馆看望先生,但可惜先生被市的领导请去座谈,未能见到先生。后来在南开中学九十周年的校庆上与先生见过一面。因为我们那届学生是“文革”前的最后一届参加高考的毕业生,又是高三六个班中的第一班(高三一),先生还记得我们那个班级,还起得班里考上清华大学的两位同学,以及几位有特色的同学。

呜呼,先生已去,师泽长存!

 

 

 

 

 

  评论这张
 
阅读(20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