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树德的个人主页

 
 
 

日志

 
 
关于我

廊坊师范学院教授、温州大学城市学院教授。中国译协专家会员、河北译协理事、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主要著作有:《英语特殊结构》、《英语修辞简明教程》等。翻译《欧·亨利全集》(合译)、《助你成才》等。获省优秀社科奖两项,1995年被河北省政府授予“优秀教师”称号,1997年获“曾宪梓奖”。在《人民政协报》、《世界》、《世界文化》、《文学自由谈》、《散文》、《新华月报》等报刊发表作品数十篇。2000年获《人民日报》征文三等奖,2012获河北省作家协会“我的读书故事”征文一等奖,获上海“走进巴金故居”征文二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我国翻译界的破冰之举 (发表于《东方翻译》2013年第4期)  

2013-09-25 23:21: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导言:1982年,《外国语》、《译林》联合举办译文征文评奖活动。这是建国以来的首次文学翻译评奖活动,是我国翻译界的破冰之举。它开创了我国的翻译征文、竞赛、评奖等活动的先河,其影响深远。这一活动过去整整30年了,外语界的许多人对此仍记忆犹新。笔者作为当年这一活动的参加者,特撰此文,对当年的情景进行回顾,并表达纪念之情。

 

一、一个启事引起轰动

1982年,我当时在河北省一个县城的中学教英语。大约是七月份的一天,我从《中国青年报》上看到一则启事——“《外国语》、《译林》联合举办译文征文评奖办法”。我把这个启事反反复复地阅读了好几遍。我当时的激动心情,简直是难以言表。我想到的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随着“拨乱反正”的深入和改革开放的发展,外语在我国社会主义建设中要派上大用场了。这是在发掘外语人才、培养新生力量。

这则启事引起了巨大的反响,不仅仅限于学习英语的青年以及外语界的人士,全国各行各业的青年人也在关注这件事情。接着在《人民日报》、《文汇报》、《南方日报》等大报上也刊出了这则启事。可以说是一石激起千层浪,在那一段时间,我与同学、朋友的通信中,都在议论这件事情,相互鼓励,跃跃欲试,要参加这次译文征文。

我在大学中只上了一年的英语专业课。1965年,我作为“文革”前最后一届高中毕业生参加高考,考入天津的一所外国语院校。只上了不到一年的课,19666月“文化大革命”就开始了,停课闹革命,直到1969年毕业,就没有再上过课。我和广大参加译文征文的青年人一样,在强手如林的竞赛中,抱着“不是为获奖得名次,只想检验一下自己的学习效果”的态度,参加了这次译文征文。

天津的朋友从报刊门市部给我买了登有英语原文的《译林》(1982年第3期)寄来。原文是John Updike(约翰·厄普代克)的小说Son,读过原文,我感到有相当的难度。当时我对这位作家几乎是一无所知,一点背景知识也没有。手中的工具书也很缺乏,连一本像样的词典也没有。只好求助于母校的师长,向他们了解这位作家,收集背景材料,借阅词典和参考资料。在那一段时间,我把全部的业余时间和精力都投入到Son的翻译中。我严格遵守“评奖办法”中“本人独立完成”,“也不要请别人校订”的规则。常常因搞不懂某个单词的意义而焦虑、而纠结,整日失魂落魄的样子,如失荆山之玉;也常为一句话的翻译, 翻来覆去地、一遍又一遍地修改,直到自己满意为止;有时灵感所致,得一佳译,则欣喜若狂,如获灵蛇之珠。我第一次真切地体会到翻译家严复所说“一名之立,旬月踌躇”的涵义。就这样,经过两个多月的努力,到八月底完成了全部翻译。我有意让译文“沉淀”了一段时间,再拿出来,做最后的修改和润色,于1982929,把译文征文译稿挂号寄到上海外国语学院《外国语》编辑部。不久就收到了回信。(见图一)这信是一个“回执”,全文不长,抄录如下:

我国翻译界的破冰之举  (发表于《东方翻译》2013年第4期) - 李树德 - 李树德的个人主页

 

 

     

 

李树德同志:

您的译文征文译稿已收到,目前正在评阅之中。评奖结果暂定于19834月公布。

根据这次译文征文评奖办法,应征译稿均不退回,由作者自留底稿。另外,本刊编辑部对译文不提具体意见,敬希谅解。

谢谢您对这次译文征文评奖活动的支持。

                         此致

敬礼

上海外国语学院学报编辑部(印章)

         8210

 

因为自己的水平所限,没有获得任何的奖项。也就是说,在4020篇征文中,没有进入前60名,这也是自己预料中的事情。19845月,我收到征文组织者寄来的一本书——《漫谈翻译》。这本由《外国语》、《译林》编辑部编写的书,是这次活动的一个成果,也是这次活动的总结。书里除了收入与这次活动有关的文件、资料,如小说原文、优秀征文及评注外,更重要的还收录了我国翻译界著名专家学者林山、顾雪帆、陆谷孙等对UpdikeSon的介绍和解读。另有老一辈的翻译家范存忠、周煦良、刘重德、叶君健、戈宝权、卞之琳、杨翰周等人的“翻译谈”。这本书我一直珍藏着,它成了我学习文学翻译的启蒙教材。这次活动也激发了我对文学翻译的兴趣。虽然我在高校重点不是从事翻译教学,但我在课余一直不断地进行翻译实践,发表了不少的译文,还出版了两本译著。

这次活动是建国以来首次文学翻译评奖,是粉碎“四人帮”后,外语界的破冰之举。在当时“文革”刚刚结束,“左”的思潮尚未完全肃清,人们对某些事物仍然心怀余悸,特别是在翻译领域这块惨遭“四人帮”破坏的“重灾区”,能进行这样一次全国性的活动,需要组织者的巨大的勇气和胆识。

转眼近30年过去了。现在回忆起那次活动,仍有许多值得总结和借鉴的亮点。

 

我国翻译界的破冰之举  (发表于《东方翻译》2013年第4期) - 李树德 - 李树德的个人主页

 

 

二、翻译材料紧追时代

这次译文征文评奖活动选择翻译用的原文的标准是:当代英美文学短篇小说的名著,字数在四千到五千之间,思想内容健康,在语言上有一定的难度,而且国内的公开刊物上尚未有译文。最后用了美国当代作家约翰·厄普代克(John Updike)的Son。这个选择是颇具慧眼的。

约翰·厄普代克(1932318——2009127),美国长篇小说、短篇小说作家、诗人,是公认的美国最优秀的小说家之一。一生发表了大量体裁多样的作品,包括系列小说“兔子四部曲”、“贝克三部曲”以及一些短篇小说集、诗集和评论集等。他两度获得普利策小说奖,两度获国家图书奖以及欧·亨利奖,两度登上《时代》封面。他的文风对许多作家产生了巨大影响。他生前是呼声很高的诺贝尔文学奖候选人,但每一次都与诺奖擦身而过。2009127,因肺癌在马萨诸塞州去世,终年77岁。他被誉为美国最后一位真正的文人,美国作家菲利普·罗斯Philip Roth)说:约翰·厄普代克是我们时代最伟大的文学家……像十九世纪的纳撒尼尔·霍桑一样,他是而且将永远是国宝。

当时,国内对这位美国作家了解和介绍得很少,就是在这项活动进行的那一年,厄普代克第一次获得普利策小说奖,并于1018第二次登上《时代》周刊的封面。不知这是不是一种巧合。

厄普代克的短篇小说Son描写一个美国中产阶级家庭四代人的生活变迁和相互关系。这篇小说没有传统小说的那种完整的情节结构,也没有完整的故事,而是通过第三代人之口,用一种回忆的方式叙述这四代人许多生活片段,读起来使人感到亲切、逼真(林山,1994:39-44)。由于大部分参评译者对厄普代克这位作者不了解或了解不多,对这种新颖的写作手法不熟悉,加之语言的难度,没有一位译者在理解和表达这两方面达到优秀,更没有体现出原作的风格,所以最终一等奖空缺,而前16名的得分也只是从59.5分—31分。

 

我国翻译界的破冰之举  (发表于《东方翻译》2013年第4期) - 李树德 - 李树德的个人主页

 

 

三、评委队伍壮观空前

这次文学翻译评奖是我国建国以来的第一次,是我国翻译界的破冰之举,得到了我国翻译界前辈专家的广泛重视和支持。叶君健、戈宝权、王佐良等前辈还向《外国语》、《译文》编辑部许诺,如果这项活动搞起来,他们一定会前来担任评委,帮助把这项活动搞得圆满成功(刘犁,2010)。译文征文评奖委员会由26人组成,几乎囊括了当时我国翻译界的所有顶级专家。上海外国语学院院长胡孟浩教授担任主任,江苏省出版局局长高斯任副主任;委员有北京外国语学院副院长王佐良教授、北京大学西语系杨翰周教授、南京大学外文系陈嘉教授、上海外国语学院方重教授,以及万培德、戈宝权、卞之琳、叶君健、卢允中、付克、冯亦代、毕朔望、麦毅强、李良佑、李景端、汪永标、陆谷孙、陈冰夷、施咸荣、桂扬清、梅绍武、屠珍、傅庭芳、戴乃迭(Gladys Yang)。这26人委员会中有些人已经离我们远去,但他们在这次活动中所做的贡献,将被我们这些后学所铭记。

在评委会下面设有14人组成的评审小组,上海外国语学院教务处处长麦毅强任组长,英语系副主任秦小孟教授和《外国语》编辑部副主任刘犁担任副组长,成员由上海外国语学院英语系、外国文学研究所、学报编辑部等部门抽调优秀的英语教师组成。   

对译文征文的评审分初评和复评两步进行。初评工作首先是通读4020篇应征译文,选出有一定基础的500篇译文。然后通过传阅、核对原文,再从这500篇译文中选出较好的译文80篇。接着对这80篇进行评改,分段打分,按扣分多寡进行排序(扣分最少的为最佳),选出前16名。最后将前16名译文打印,分发小组各成员分析研究,然后根据“信、达、雅”的标准,用投票的方法,初评出第112名的人选,提交评委会进行复评。

复评工作由评奖委员会进行。评委会主要审阅初评提出的16篇译文,对译文的质量、评选标准以及获奖名次等问题做认真的研究。最后,评委会决定这次评奖一等奖空缺,只评出二等奖10名。

按原来的“评奖办法”,只评选出优秀译文一等奖2名(奖金100元),优秀译文二等奖10名(奖金50元)。根据参评人数的情况,评委会决定增设三等奖10名、鼓励奖40名,获奖名单在1983年7月出版的《译林》、《外国语》上同时公布。

这里顺便提一下,参加这次译文征文评奖活动的人,无需交任何费用。这与时下搞活动,动辄要交几百元、几千元,甚至上万元的“报名费”、“评审费”等,形成鲜明对照。

 

四、参加人员遍布全国

根据评奖办法的规定,译者应在1982101之前投寄自己的译稿。在这个期间内评委会共收到译稿4018篇,在截至期后又收到2篇,这样合计共收到来稿4020篇。这些来稿遍布当时全国的29个省、市、自治区;并收到来自美国的2篇,新加坡一篇和我国香港地区的一篇译稿。

 

1:译者发布地区(以来稿数量为序)

 

 

来稿数量

所占比例(%

 

 

来稿数量

所占比例(%

上海

570

14.2

 

辽宁

80

2.0

江苏

487

12.1

 

河北

66

1.6

北京

434

10.7

 

云南

65

1.6

四川

382

9.5

 

黑龙江

58

1.4

湖北

215

5.3

 

山西

56

1.4

浙江

180

4.7

 

吉林

53

1.3

湖南

165

4.1

 

广西

50

1.2

安徽

160

4.0

 

甘肃

38

0.8

山东

143

3.6

 

内蒙古

33

0.8

广东

125

3.1

 

新疆

26

0.6

陕西

116

2.9

 

青海

17

0.4

江西

108

2.7

 

宁夏

2

0.1

天津

107

2.7

 

美国

2

0.1

河南

101

2.5

 

西藏

1

 

福建

90

2.2

 

香港

1

 

贵州

88

2.2

 

新加坡

1

 

注:因为百分比的统计有四舍五入,总计与100%有偏差。(下同)

从上表可以看出,全国除台湾省外,都有译者参与,更令人可喜的是,比较偏远的西藏地区也有人参加,就我当时个人的体验,就是在像天津这样的大城市,获得一本《外国语》或《译林》也是颇不容易的。

 

2:译者年龄发布

 

年龄段

数量

所占比例(%

 

年龄段

数量

所占比例(%

1420

264

6.6

 

4150

14

0.3

2130

2052

51

 

5160

5

0.1

3140

1683

42

 

6170

2

 

根据评奖办法的规定,只限于四十岁以下的译者参加。但仍有20多位“超龄”的译者寄去了自己的译文,当然他们不是为了评奖,只是把这次征文看做是检验自己翻译能力和水平的机会。从上表可以看出,参评者最小的为14岁,最长者为70岁。年龄的跨度是整整的三代人。参评者集中在21-30岁这个年龄段,他们占了51%。这也正是这次活动的宗旨——要发现和扶植“翻译新生力量”。近30年过去了,如果做一个追踪调查的话,我想一定会有不少人仍然坚守着他们青年时代的梦想,爱好或从事着文学翻译。

 

3:译者职业情况

 

职业

数量

所占比例(%

 

职业

数量

所占比例(%

干部、职工

1260

31.3

 

医务人员、记者等

47

1.17

中、小学教师(包括中专、厂校等)

965

24.0

 

自学青年

43

1.1

大学教师

490

12.2

 

待业青年

40

1.0

学生(大、中学生,研究生等)

444

11.0

 

文艺工作者

10

0.2

工程技术人员(包括翻译、资料人员等)

340

8.5

 

农民

13

0.3

解放军

107

2.7

 

其他

261

6.5

    这个表中的12种职业分类虽然不够严谨和科学,但我们还是可以看出,干部、职工,中、小学教师和大学教师这三部分占了参评人数的67%以上,是这项活动的主力军。另一个值得注意是,一些自学青年、待业青年和农民也参加了这项活动。我们可以从这一个侧面看出,党的三中全会以后激发出的青年学习外语的高涨热情。

 

五、活动影响深远

这次历时一年译文征文评奖活动,是解放思想的产物,它开了新风气,创了新局面。当时的形势是,结束了十年浩劫,我国由“闭关自守”走向世界,急需大量的翻译人才,而翻译界与其它行业一样,人才青黄不接,甚至形势更为严峻。通过这次活动对当时的英语(可以悟及其他语种)译者中青年译者队伍的情况、潜力、问题,作了有相当广度和深度的调查研究(毕朔望,1994:208)。这为教育行政部门制定外语教育规划和政策提供了依据。

这次译文征文评奖办法在报刊上公布后,得到社会各阶层的热情支持,收到了很好的社会效果。当时的许多读者和译者给两家编辑部写去热情洋溢的信件,表达他们对这一活动的支持,认为我国的文学翻译事业,要兴旺发达,必须有一个广泛的群众基础,组织此活动是远见卓识之举。并表达了自己学好外语的决心和信心,要把十年动乱荒废的大好青春夺回来。在这一活动的激励下,一些青年通过报刊、书籍、广播、夜校、刊授、函授等多种形式,刻苦自学外语。掀起一股为祖国现代化建设学好外语的热潮,这股外语热,特别是英语热一直持续到现在。社会上学习外语的热情高涨,对各级各类学校中的外语教学必然有推动。如何教好外语,为祖国培养优秀的外语人才,提到了教育行政管理的议事日程。另外有一个现象,就是在这次活动后,社会上以各种名义举办的各种形式的英语班,像雨后春笋般地涌现出来。

这项建国以来的首次文学翻译评奖活动,开创了我国的翻译征文、评奖、竞赛等活动的先河。为国内以后的同类赛事活动,提供了丰富的经验。在这次活动的带动和感召下,1989年中国翻译协会会刊《中国翻译》杂志发起创办了“韩素音青年翻译奖”竞赛,迄今已成功举办20多届,年龄限在45岁以下。它是目前中国翻译界组织时间最长、规模最大、影响最广的翻译大赛,累计参赛者达22000多人次。参赛译文份数最多的三届是第7、第4、第8届(首次增加汉译英),分别为182517961613份(叶小宝,201091)。但都没有超过首次文学翻译评奖活动收稿4020篇的记录。现在不少的省份有自己的、定期的、常规化的翻译竞赛活动。除了英汉互译之外,俄汉、法汉、日汉翻译竞赛不断涌现,累计也有十几种。虽然有些竞赛起步晚,并不是全国性的,仅限于一省、一市,甚至一校,但是起点较高,加之网络的工具,影响日益扩大。这极大地促进了我国翻译事业的发展。

这次翻译征文活动对我个人的影响也是巨大的。通过这件事情,我看到了学习外语的前途,我是1969年从外语学院分配到农村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在农村的十多年里,多数时间并没有从事真正意义的外语工作,虽然自己一直没有放弃英语学习,但有时也不免感到前途渺茫。从这件事我看到国家重视外语,也迫切需要外语人才,同时也看到了自己专业知识的欠缺。我的学习劲头更大了,目标更明确了。果然,没有多久,出现了一股从社会上招聘外语人才的热潮。一次偶然的机会,我看到河北省一所高等院校在报纸上刊登的招聘英语教师的广告,我马上寄去简历应聘。经过几轮严格的英语口试和笔试,我在众多的应聘者中脱颖而出,被学校录用。198310月,我从农村调到高校工作,成为一名大学教师。到高校后,我系统地学习翻译理论,弥补自己的这个薄弱环节;并积极进行翻译实践活动,首先参与的是翻译联合国文件。教学中我先后承担过很多门课程,但我对翻译一直情有独钟、兴趣浓厚。在有了一定翻译理论和实践经验之后,我开始撰写翻译论文,参加国际、国内与翻译有关的学术会议。我在《中国翻译》、《外语与外语教学》等核心刊物和十几所大学学报上发表了数十篇关于翻译的论文,为此两度获得省级“优秀社会科学成果奖”。与朋友合作翻译出版了《欧·亨利全集》(四卷本)、《助你成才》等书籍,被中国翻译协会接纳为专家会员。从1983年到1999年的16年中,我顺利地从助教,讲师,副教授,一直晋升到教授。退休后,我仍然热衷于翻译,2010年参加了“中华文化承传”这一对外宣传项目的翻译工作,2012年我独立完成了小说《炼金术士的秘密》的翻译,即将出版。……      

春花秋月,物换星移,转眼30年过去了。现在我国翻译界的情况与30年前不可同日而语。但那次译文征文评奖活动,仍然留存在人们的记忆中,因为它是我国翻译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参考文献

 

[1]《外国语》《译林》编辑部. 漫谈翻译[M]. 南京: 江苏人民出版社. 1984. 

[2] 林山. 厄普代克和他的短篇小说[A]. 《外国语》《译林》编辑部. 漫谈翻译[M]. 南京: 江苏人民出版社. 1994.

[3] 叶小宝. 完善翻译竞赛 成就优秀人才[J]. 中国翻译. 2010(1) 91-93

[4] 刘犁.《外国语》创业时期值得纪念的人和事[A].外国语 上海外国语大学学报网(

http://jfl.shisu.edu.cn/CN/column/item124.shtml (accessed 28, Aug. 2011)

[5] 毕朔望. 因翻译,心语寄三方[A]. 《外国语》《译林》编辑部. 漫谈翻译[M]. 南京: 江苏人民出版社. 1984.

 

 

   

 

作者:李树德  

地址:浙江省温州市  温州大学城市学院 外国语分院  

邮编:325035

手机:1362577118213833446162  

E-mail: lshude@163.com

 

 

 

 

  评论这张
 
阅读(81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