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树德的个人主页

 
 
 

日志

 
 
关于我

廊坊师范学院教授、温州大学城市学院教授。中国译协专家会员、河北译协理事、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主要著作有:《英语特殊结构》、《英语修辞简明教程》等。翻译《欧·亨利全集》(合译)、《助你成才》等。获省优秀社科奖两项,1995年被河北省政府授予“优秀教师”称号,1997年获“曾宪梓奖”。在《人民政协报》、《世界》、《世界文化》、《文学自由谈》、《散文》、《新华月报》等报刊发表作品数十篇。2000年获《人民日报》征文三等奖,2012获河北省作家协会“我的读书故事”征文一等奖,获上海“走进巴金故居”征文二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7、闪烁其词的euphemisms(委婉)(英语修辞系列之十四)  

2008-07-21 19:46: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委婉语的使用特征:

1. 时代烙印    随着时间的推移,委婉语推陈出新,同时社会生活的变迁也促使委婉语不断更新,其中不少打上时代的烙印。例如:

“小便”的委婉语原先有make water, pass water, see the moon等,后来发明了饮料,Cola充斥市场,make a Coke stop一语便应运而生。

“上厕所”在比较早期英语中说go to necessary house,;到了使用抽水马桶(water-closet, 即toilet bowl)时代,人们便说go to W. C. ;到了公共厕所收费管理时代,人们又说go to spend a penny。

 

各个时期的社会问题影响着人们的心理状态,这在委婉语中也清楚地反映出来。例如:早先concubine(妾)、 paramour (情妇)的委婉语是mistress,到了西方“性解放”的时代,人们便大言不惭地美其名曰 unmarried wife,“情妇”摇身一变却成了“妻子”。

伴随着社会价值的急速变化,新的委婉语层出不穷,下面抄录的一位美国贫苦青年妇女所说的话,很典型地说明了这种现象。

I used to think I was poor, then they told me I wasn’t poor; I was needy. Then they said it was self-defeating to think of myself as needy, that I was culturally deprived. Then they told me deprived was a bad image, that I was underprivileged. Then they told me that underprivileged was overused, that I was disadvantaged. I still don’t have a dime ——but I have a great vocabulary!

我一直认为我穷,后来他们告诉我,我不穷,我是“生活艰苦”。后来他们又说,以为自己生活艰苦是自认失败,我是“文化上被剥夺者”。再往后他们告诉我“被剥夺者”的形象不佳,我是“所享权益较少者”。后来他们又告诉我,“所享权益较少者”这个词用的太滥了,我是“不占优势者”。虽然现在我仍然一文不名——但我有了一大堆词。

从needy到 culturally deprived,再到 underprivileged 和disadvantaged 虽几经变化,都是poor的委婉语。但通过这种词语的变化,可以了解社会价值观的变化。难怪又有人认为委婉语是研究社会心理及社会问题的一种新的手段。

英语中的委婉语的使用是由于社会生活的需要,这种语言现象还在发展,一些所谓“肮脏”的字眼,开始登上大雅之堂,而又有大量新的委婉词语出现,有位美国语言学家指出,社会上委婉词语的泛滥程度简直让人“睁着眼睛说瞎话”。

 

2. 语体差异      委婉语有着明显的语体差异,在具体的使用中要注意区分是书面语、口语、俚语、戏谑语等。例如:

在美国英语中,“厕所”的委婉语多如牛毛,其中不少体现了语体差别,convenience station是颇为正规的书面语, bathroom 是口语,John是俚语,而 poet’s corner则是近乎开玩笑的戏谑语。

下面对比一下说某人“发疯”的三种委婉说法的不同语体:

Tom is a psychological patient.               (正式、文雅)

Tom is soft in head.                        (非正式、随便)

Tom has a screw (button)missing.         (幽默、粗俗)

以下是两例关于“大、小便”的委婉语说法,我们可以看出其语体相去甚远:

He had opened his eyes with the sun at dawn, scratched, done his business like a dog at the roadside, washed at the public fountain, begged a piece of breakfast bread and a few olives, eaten them squatting on the ground, and washed them with a few handfuls of water scooped from the spring.                           (Gilber Highet,   Diogenis and Alexamder)

There was the yard without any grass and at one side, by a high board fence, a long wooden shed into which we went to perform certain necessary functions of the body.   

                               (Sherwood Anderson,  A Story Teller’s Story)

前一例上面已引证过,它描写的是古希腊犬儒主义哲学代表人物第欧根尼那种“一切回归大自然”的犬儒式生活,文字简朴,平白如话,采用口语体do one’s business,在此显的格外协调。相比之下,后一例的perform certain necessary functions of the body就显得文绉绉的了,因为这是Anderson用第一人称写的自传体小说。

 

3. 拔高现象        拔高词(uplifting words)的泛滥,是文体委婉语发展的一种有害的倾向和特征。上面提到的职业称谓上的极力美化和商业广告上的浮夸都是用的拔高词。令人触目惊心的是有的中学不叫high school ,而叫preparatory academy。教师对学生的评价多是拔高的,有人讲过发生在美国中学课堂里的一种现象,一个外国学生回答教师的问题,回答错了,教师仍说“Good! Good!”当这个学生发现自己错了时,反问教师:“我不是错了吗?怎么还是Good呢?”这位教师的回答是“Your sentence isn’t correct, but your answer is good.”

对于文体委婉语中的这种拔高现象,人们表示担心,有的抨击的十分强烈。语言学家Robert C. Jeffrey 和Owen Reterson指出:“用恭维话代替朴素语言会导致这样的危险:掩盖了一些重大问题的真实面貌”。例如,贫民窟是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把“贫民窟”说成“不景气地带”,非但无助于改善贫民窟的状况,反而把这一问题的严重性掩盖起来了。

词汇学家S. Stephenson Smith 在他的The Vocabulary Builder 一书中引了一个例子:

Packagers are masterful NEOLOGISTS. Their currently popular terms include the “giant half-quart”(a pint)and the “jumbo”quart, which is a quart adorned only with an adjective and not an extra measure. 

S. Stephenson Smith 评论说,“交易市场上的这类委婉语使人怀疑:语言本身已成为一种货物,而不再是物和思想的符号了。”

 

与英语euphemism相对应的汉语修辞格是“讳饰(避讳)”。讳饰就是为了回避一些犯忌触讳的词,或使人不快的,刺耳的词,改用其它的词来代替,或者加以美化。这与英语euphemism的修辞作用是一致的。例如:

王蕙道:“当日在南昌相会的少爷,台讳是景玉,想是令叔?”蘧公孙道:“这便是先君。” 王蕙惊道:“原来是尊翁,怪道面貌相似。却如何这般称呼?难道已仙游了么?” 蘧公孙道:“家祖那年在南昌解组,次年即不幸先君见背。”

                                         (吴敬梓:《儒林外史》)

此例中的“仙游”和“见背”都是“死亡”的避讳说法,其区别在于前者更注重美化,后者较客气一些。“解组”是“被罢官”的避讳说法。“组”是指官印上是组绶,“解组”就是丢了官印,也就是被解职丢了官。

伦敦的叫化子虽有这样的五花八门,但是在女性方面,除五六十岁以上的老太婆外,青年的却没有。这原因很容易明白,因为她们有“皮肉”可作“交易”,迫不得已时便从这方面去发展了。             

(邹韬奋《萍踪寄语》)

“有‘皮肉’可作‘交易’”是卖淫的婉言。

凤姐儿低了半日头,说道:“这个就没有法儿了。你也该一应的后事给他料理料理;冲一冲也好。”尢氏道:“我也暗暗地叫人预备了。——说是那件东西,不得好木头,且慢慢地办着罢。”                         

(曹雪芹《红楼梦》)

“那件东西”婉指棺材。

今天早晨,杨德又拉王占彪去喝酒,杨德装着悲观的样子说:“老弟,这是咱兄弟们说知心话哩,眼看日本人不行了,将来有个山高水低,咱们可该怎呀?” 王占彪也早有心思把他拉上,一块反正。

                                        (马烽、西戎:《吕梁英雄传》)

“山高水低”是指“不幸或意外的事情”。

他还不是为了你们。你已经半截入土了,还不是为你们打算?

                                         (李准:《不能走那条路》)

 “半截入土”就是“快要死了”。                                                

 

 

 

  评论这张
 
阅读(18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