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树德的个人主页

 
 
 

日志

 
 
关于我

廊坊师范学院教授、温州大学城市学院教授。中国译协专家会员、河北译协理事、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主要著作有:《英语特殊结构》、《英语修辞简明教程》等。翻译《欧·亨利全集》(合译)、《助你成才》等。获省优秀社科奖两项,1995年被河北省政府授予“优秀教师”称号,1997年获“曾宪梓奖”。在《人民政协报》、《世界》、《世界文化》、《文学自由谈》、《散文》、《新华月报》等报刊发表作品数十篇。2000年获《人民日报》征文三等奖,2012获河北省作家协会“我的读书故事”征文一等奖,获上海“走进巴金故居”征文二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悲剧时代三女性(小说)(下)  

2008-11-13 18:52: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8

 

如何抚养这个小孩,是认识燕生的人们从孩子出生前就议论的话题,当然更是燕生自己日夜考虑的问题。像没每一个母亲一样,疼爱自己的骨肉。而且在初为人母的时候,还有一种新鲜感。萍萍告诉我,她常常抱着小孩一边亲吻着,一边对着孩子说话,那种舐犊之情,谁见了能不感动。但后来,她再冷静地一思考,自己一个人将这孩子带大,谈何容易。她现在是孤零零的一个人,没有父母,没有经济来源,只依靠在生产队劳动挣口粮,要哺育婴儿,一年半载之内就不能下地劳动,不劳动,生活来源靠什么。一个单身女人带着一个孩子,将来怎么办,她不能不考虑自己的前途。而更为重要的,当时已经有了知青“选调”、“回城”的说法。这对哪个知青不是梦寐以求的。

经过反复的思考,燕生决定把小宝“处理”掉——送给别人家抚养。她不愿送给当地的人家,她怕小宝在农村受罪,要送给城市的人家。她自然想到了我和孙世朋医生,就托我和孙世朋在天津物色一户要收养小孩的人家,把小二宝送出去。

说来也巧,天津手表厂的一位干部,已经四十三岁了,婚后一直没有小孩。夫妻两人也不准备生育了,准备收养一个小孩,这样,小宝就被送到天津这个人家。

 

9

   

时光流逝,转眼二十多年过去了,噩梦般的“文化大革命”也结束了。二十年,人事沧桑,李扬的名字早就被大多数人遗忘。但是,在张家口,仍然有人惦记着失踪的李扬。其中有一位老大娘,她叫刘杏珍,是本街道的治保主任。当年她为了查李扬案件,曾把孩子锁在家里,把家务甩给丈夫,配合公安人员日夜奋战。当时她就不相信李扬会“携巨款逃跑”,因为银行介绍,李扬取的钱中有三百元的小钞,这就根本不是一个逃亡者的心理。那只有一个可能,就是被杀,被害。可在很长一段是间里使用一切手段也找不到一丝的线索。

一九八三年六月,张家口市东河沿上为了修建大厦挖掘地基时,民工们无意间从水泥地面下面挖出一只带着脚骨的皮鞋、一颗带着长发的颅骨和一根塑料腰带。刘秀珍一看,猛然想起失踪的李扬……

就在河沿工地发现的骸骨刚刚出土,尚未证实死者身份的时候,这个地基上的原居户乔世凯突然在家里服毒自杀身亡。

乔世凯为什么恰恰在这个时候自杀呢?当人们想到和李扬的联系时,又传来法医鉴定——尸骨确系李扬,不言而喻,乔世凯定是二十多年前杀害李扬的凶手。

杀人凶杀畏罪自杀,但凶杀的妻子——张葆珍还在。

乔世凯与张葆珍一九五三年结婚,在这里居住了三十年,其中二十年是伴着李扬的尸体住着。她能不知道吗?

开始张葆珍对一切问题矢口否认,表示一概不知。后来在一再的审讯下,她终于供出了全部犯罪经过:

一九六三年的一个春天,张葆珍和乔世凯结识了李扬。李和张是老乡,逐渐有了友谊。有一天,李扬谈起工厂发薪时的紧张情况。她侃侃而谈,滔滔不绝。可是言者无心,听者有意,一场惊心动魄的杀人劫款的罪恶阴谋,就在老乡之间的热情交谈中酝酿成熟了。次日正逢李扬发薪之日,等李扬从银行取出钱后,夫妇二人便引诱李扬到他家。正当李扬将放钱的绿色帆布提包放在床上时,站在一侧的乔世凯,便操起准备好的斧子猛力向李扬劈去……李扬就这样无声无息地死去了。接着,他们便在屋里挖坑,李扬的身躯从此就在人间消失了。

年复一年,两个凶手先是度过了一段心惊肉跳的日子,以后眼看李扬的名字已被人遗忘,凶手便忘乎所以地过起纸醉金迷的生活。万万没有想到,原住的房屋要限期拆迁,乔世凯眼看着要露馅,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每天扒在楼房窗户上查看挖掘地基的动静。挖出李扬的尸体后,乔世凯觉的自己难逃法网,畏罪自杀了。张葆珍满以为,她丈夫死了就灭了口,死无对证。可是他错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这对丧心病狂的夫妇,隐藏二十年,最后还是露出了凶手的原形。

不知张葆珍最后受到什么刑罚,但二十年之久的“李扬事件”终于大白于天下。压在燕生姐妹心灵上的大石头也终于搬掉了。我离开满井的铜匠弯以后就一直没有见过燕生,她选调到张家口后,开始还听其他知青将起他的情况,后来我也离开了坝上,一切音信都没有了。我在默默地为她祝福,为她祈祷,祝她生活幸福,愉快……

 

10

   

天,还是记忆中的那样蓝。云,还是记忆中的那样白。20多年后,我又看到了高原上这样的蓝湛湛天,白皑皑的云,……

 

  评论这张
 
阅读(750)|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