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树德的个人主页

 
 
 

日志

 
 
关于我

廊坊师范学院教授、温州大学城市学院教授。中国译协专家会员、河北译协理事、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主要著作有:《英语特殊结构》、《英语修辞简明教程》等。翻译《欧·亨利全集》(合译)、《助你成才》等。获省优秀社科奖两项,1995年被河北省政府授予“优秀教师”称号,1997年获“曾宪梓奖”。在《人民政协报》、《世界》、《世界文化》、《文学自由谈》、《散文》、《新华月报》等报刊发表作品数十篇。2000年获《人民日报》征文三等奖,2012获河北省作家协会“我的读书故事”征文一等奖,获上海“走进巴金故居”征文二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论张伯苓的爱国主义教育思想(感念南开之七)  

2007-08-30 19:10: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张伯苓教育思想研讨会上的发言

张伯苓先生是我国现代著名的教育家,是半封建半殖民地旧中国知识分子中矢志教育救国的杰出代表。他把一生的主要精力都倾注在兴办教育事业上。而且在办教育的过程中提出了许多正确而科学的主张,创造了宝贵的经验,很值得我们认真学习和继承,以推动我国现代教育事业的发展。

张伯苓先生又是一位伟大的爱国主义者,爱国主义是他一生立命建业的动力。爱国主义是支持张伯苓办学的精神力量,是他教育思想的基础,也是他教育思想的核心。

自1899年张伯苓先生深深感到“国家积弱至此,苟不自强、奚以图存,而自强之道,端在教育,创办教育造就新人。”他办教育的目的就是育才救国改造社会。所以他毅然弃武从教。至1951年临终前留下遗嘱,号召“凡我友好同学,尤宜竭尽能力,合群团结,为公为国,拥护人民政府,以建设富强康乐之新中国,”在他一生的教育实践中,始终贯穿着一条爱国主义的红线。并建立了系统的、具体的、经常性的生动活泼的爱国主义教育机制,使学生树立强烈的自尊、自信、自强、自立的民族意识。他的一生是与国家的命运,民族的利益紧密地连在一起的。他的爱国主义教育思想主要表现在以下两个方面。

 

一、增强民族意识、培养国家观念

 

张伯苓先生认为中国近代社会贫穷、落后、衰弱的原因在于“民族意识缺乏,国家观念薄弱”。他办教育的目的就是:“谋求社会的进步”;“使我中国现代化,俾我中国民族在世界上得到适当地位,不致受淘汰。”因此他提出要教育学生了解“国际形势,世界大事及中国积弱之由”,“藉以灌输民族意识培育强国观念”。他经常教育学生:“我们这个国家,这个民族,必须奋发图强。”他积极鼓励、支持学生的爱国救亡运动、不仅如此,在抵制美货的爱国运动中,他与南开师生肩并肩走在游行队伍之中高呼:“保全国体,振发正气”的口号;在声讨袁世凯卖国“二十一条”的斗争中,他赞扬师生们“其心可见,其志可钦”。他还谆谆告诫留学生:“在国外读书,不应仅以考试过去了事,须认真努力以外国所得到者为工具、回过头来救中国。”当日本帝国主义加紧侵入我国东北地区时,他率先在南开大学成立了“东北研究会”,组织师生调查研究东北遭受日本侵略的情况,并编成《东北经济地理》教材,作为学生必修课。当日本侵略威胁华北之时,他坚决地表示,为了国家他宁可牺牲心血凝结的南开学校。他在一次校友聚会上说:“同学们固应爱护母校,但更应爱国。天津如被侵袭,早已受日人嫉的南开学校,其遭遇破坏自属必然。但我们不可因此对抗日有所顾虑。南开学校与国家比,实不算重要。有中国在,则南开纵使遭到破坏,何患不能恢复。”此番情怀和言辞出之一个私立学校校长之口,其爱国之心拳拳可鉴。

正因如此,日本侵略者对张伯苓先生所办学校南开大学恨之入骨,终于在1937年7月底炸毁南开大学、南开中学、南开女中。然而,张伯苓校长当即愤然发表讲话:“敌人此次轰炸南开,被毁者南开物质,而南开之精神,将因此挫折而愈益奋励。”一生事业毁于一旦,他不颓唐,不灰心,他立即在南京设立办事处,领导组织师生南迁,与北大、清华一起先在长沙后迁昆明建立西南联合大学,开辟新的教育阵地,为中国培养了一大批优秀人才。

张伯苓先生以上的言行,不正是对南开学子的最好的爱国主义教育的教材吗!?不正是重于言教的身教吗!?

张伯苓先生就是这样在学校以爱国主义作为教育核心,言教身教,人格为本;推重传统言教身教的教育原则,并在创办南开学校中身体力行,躬行不悖,学生身受其泽。先生自己折管戒烟以教学生的故事在南开校史上传为佳话。先生在家庭的教育中也是如此,当国家危亡之际,作为一个爱国主义教育家,他不惜牺牲自己的至亲爱子。张先生的小儿子去江南抗日,寄给家中一封信,说自己可能回不来了,并一一交代了后事。张先生便悄悄地把这封信收藏起来,没有让家中任何人看到,果然他的小儿子一去即成永诀。死后葬于南京航空烈士墓74号。张先生痛失爱子,却非常沉稳地说:“我交出儿子,就从没想过要他回来。”这封烈士的遗书是在为纪念张伯苓先生诞辰120周年前夕,家人整理先生遗物时才发现的。先生的长孙张元竞偷偷地参加了解放军华北野战军,祖母知道后十分担心,但张先生却拍手称赞孙儿做得好。

因此可见张伯苓先生的爱国主义的教育不仅有深刻的理想、理论基础,而且有实实在在的行动。故这种爱国主义教育定会收到突出的成效。

 

二、教育的目的在于服务于社会

 

做为一位新式教育的创办者,张伯苓先生重视对学生的全面教育,他提出:“要造就完全的人格,三育并进而不可偏废。”这成为他一生坚定不移的办学指导思想。南开大学的学科设置就与张伯苓先生的爱国教育思想密切相关。张伯苓先生一再强调,南开“系因困难而产生”,办学的目的是“旨在痛矫时弊,育才救国”,因而,要特别注重研究“各种关系本国切身利害问题”,并以此作为“南开重大的使命”。他把培养学生服务社会的实际能力和解决中国问题的实际能力规定为办学方针,并按照“文以治国,理以强国,商以富国”的教育思想构建学科设置,初建的南开大学设文、理、商三科(后发展为文学院,理学院,商学院)就是他这种爱国主义教育思想的具体体现。在教育实践中,他引导学生正确处理德与才的关系,他亲自为南开学校制定了“允公允能,日新月异”的校训,以公心办学,为国为民;以公能教育学生作一个肩负起治国、建国之栋材。他经常亲自给学生上“修身课”。要求学生必须具有“爱国爱群之公德,与夫服务社会之能力。”为了达到这个目标,张伯苓先生特别重视学生实际能力的培养。他说:“南开的教育目的,就在于培养肯有现代化才能的学生,不仅要求学生具备现代化的理论才能,而且要具有实际的工作能力”。他告诫学生“勿只信教员,勿尽依学长”,要练习自动、自治的能力。他反对学生读死书,反对学校成为只是单纯灌输知识的场所,使学生成为书本知识的俘虏。

他还认为:“教育的目的不仅在个人”,教育的目的在于“谋社会进步,为公共幸福”。要实现此目的,就要教育学生深入社会,了解社会,增强学生改造社会,创造社会之热心。因此,张伯苓先生在南开建校之始就把教育学生深入社会进行社会调查,做为一项重要的教学的内容,并正式开设了“社会考察”一科。明确规定社会调查的目的在于:“培养学生的实际考察能力”;“明了各省之真正情况”;“使各问题有正当之解决”。了解社会之目的在于服务于社会,因此张伯苓先生强调:“中国教育最重要之目的,即训练青年人以服务社会心。”他谆廓教导学生以火把自命,不但自燃,而且能助燃,作为一个有益于国家,有益于民族的人。以火把自命是张伯苓先生献身于国家教育事业的写照,是以周恩来为代表的学子成为国家栋梁之材的动力。

了解社会的目的在于服务于社会,而服务于社会,则必须有服务社会的本领,因此张伯苓先生认为爱国、救国不能停留在“空谈”、“妄谈”上,应当“于立身所在之社会,实在有所效用”。为了培养学生在学习期间获得改造社会的能力,张伯苓先生在南开建校初期就提出:“本校管理,引导学生之自动力而已。”提高学生的自动力,在当时不单单具有改造旧教育的重要意义,而且有强烈的爱国主义的教育目的,张伯苓先生还说:“中国当改造之际,睡狮方醒,诸生须作自动的,不作被动的,乃中国真正之砥柱也。”

在服务社会这个问题上,张伯苓先生在家庭中也是身体力行。在纪念张伯苓先生诞辰120周年活动期间,张伯苓先生的三儿子媳披露了一则鲜为人知的故事。她生完第二个孩子元龙后,张伯苓和她聊天,给她讲了个故事:一位中国教授同时带着四个孩子上街,外国人看到说:“中国人什么都不会,就会生孩子。”从此那位教授就两个两个地轮流带着孩子上街。讲完后,先生说:“我希望你只要这两个孩子就够了,你大嫂,二嫂那么多孩子多辛苦呀!”三儿媳果然只要了这两个孩子。五十年代还是提倡“英雄母亲”的时代,张伯苓先生关心社会的发展,并从自己家做起,这种远见卓识使他无愧为一代爱国主义教育家。

作为中国近代史上的著名的爱国主义教育家,张伯苓先生的功绩是不可磨灭的。他向人们展示了一代知识分子在国难深重之际表现出来的爱国主义情操,展示了一位教育家无私献身教育的可钦风范。

张伯苓先生的教育实践和教育思想给我们留下一份丰厚的遗产。而今,我们要继承南开学校爱国、敬业、乐群的光荣传统,在新的形势之下,面对知识经济的挑战,搞好我国的跨世纪教育,为实施科教兴国的伟大战略,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腾飞作出我们应有的贡献。

 

  

主要参考文献:

1、王文俊等 《张伯苓教育言论选集》 南开大学出版社 1984 年

2、梁吉生著  《张伯苓教育思想研究》  辽宁教育出版社 1994年

3、梁吉生编  《张伯苓与南开大学》   山西教育出版社 1995年

4 、侯自新  《纪念张伯苓先生一百二十周年诞辰》 中国教育报 1996年4月4日

5、《南开周报》 1996 年570~ 573期

 

 

 

 

 

 

 

 

  评论这张
 
阅读(85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