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树德的个人主页

 
 
 

日志

 
 
关于我

廊坊师范学院教授、温州大学城市学院教授。中国译协专家会员、河北译协理事、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主要著作有:《英语特殊结构》、《英语修辞简明教程》等。翻译《欧·亨利全集》(合译)、《助你成才》等。获省优秀社科奖两项,1995年被河北省政府授予“优秀教师”称号,1997年获“曾宪梓奖”。在《人民政协报》、《世界》、《世界文化》、《文学自由谈》、《散文》、《新华月报》等报刊发表作品数十篇。2000年获《人民日报》征文三等奖,2012获河北省作家协会“我的读书故事”征文一等奖,获上海“走进巴金故居”征文二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南开中学生活琐记(续)(感念南开系列之二)  

2007-06-26 08:55: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开中学生活琐记(续)

 

拙文《南开中学生活琐记》在《南开校友通讯》上发表以后,陆续收到十几封校友的来信,并有数名校友来访,对拙文很感兴趣,且提供了一些材料,鼓励我再写一篇类似的文章。为了不负校友的厚望,根据个人的回忆以及校友提供的材料,写成这个“续篇”。

 

一、下乡劳动

当时为了贯彻执行“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的方针,每年都要组织学生下乡参加劳动,进行思想锻炼。我们班先后去过近郊的姜井村、杨台村、王姑娘村以及青光农场等地。下乡劳动时间一般为半个月左右。

因为生活在城市里,同学们对农村生活都有一种新鲜的感觉,所以大家的热情很高。每次都是步行几十里去劳动的村子。我们到达之前,村里就号好房子等待我们。我们就吃住在房东家,老师和同学们吃住在一起,这就密切了师生关系。

除了劳动之外,晚上还常组织各种政治活动,如请苦大仇深的农民给我们忆苦思甜,请干部讲村史和抗日故事;我们还与村中的青年人合搞文艺晚会等等。每次下乡劳动,学校都出版油印战报,报道同学们的劳动、生活情况。

我们这些在城市里长大、缺乏实践经验的学生,在农民面前也确实闹了不少笑话,像麦苗、韭菜不分,稻子、稗子不分是常事。给我印象最深的有两件事,一件事是一位戴高度近视眼镜同学清早给房东挑水,用绳把水桶缒到井里,可水桶在水面浮着,怎么弄也不下沉,他攥着绳子在井边摆来摆去,足足有十分钟,水桶还是没有下沉,后来一低头用力,眼镜掉到井里,他一着急,顺手又把绳子扔到了井里.这样他就成了“睁眼瞎”,连路也认不得了,还是其他同学把他领到房东家。起了个大早,不但投有挑来水,水桶也丢到井里。另一件事,是某同学带了一个充气枕头下乡,不想第一夜气枕就撒了气,这个同学“落了枕”,脖于痛得歪着,但还是坚持着干劳动活。这两件事,成了同学们在劳动中的笑谈。

尽管如此,我们每次劳动回来都感到收获很大,脸晒黑了,手上起了茧,还有磨出血泡的,我们还学到不少农业知识、生产技巧,更重要的是加深了劳动人民的感情.每次下乡劳动归来,我们都感到焕发出新的精力,又以这种精力投入紧张的学习中去。

 

二、新楼落成

1964年,南开中学建成一座新的三层教学楼,师生们都称之为“新楼”.那时我已升入高中三年级,要在这座新楼里完成中学的最后一年学业。

我记得在新楼落成后,学校组织同学们参观新楼。在此以前,我曾在中楼,东楼下和北楼(图书馆)上,度过五年的学习生活,但这些教学楼和刚落成的新楼相比,就大大逊色了。新楼不但宽阔明亮,每一层都有一个供师生休息和活动的大厅,而且设备齐全,现代化,地板是水磨石的,窗子是钢结构,教室内冬天有暖气,夏天有窗帘,教学用的黑板都是浅绿色磨沙玻璃的,给人一种雅静柔和的感觉,每位同学一套崭新的桌椅,课桌是斜面的,坐在这样的课桌边学习,既舒适又惬意。楼的进门处有一面巨大的整容镜,每当踏进新楼时,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自己的容貌,衣冠不整的同学,不由自主地要整理一下自己的衣帽,这样用不了多久,每个同学都能养成良好的行为习惯.我们在老师的指导下,参观了新楼的各个部分,边参观,老师边讲解,要求同学们爱护新楼里的公物.参观完毕,同学们都感到在这样的教学楼里读书学习,真是一件幸福的事。

参观之后的一周,我们班就正式进入新楼上课。我们按照学校的要求和师长的教导,始终爱护教室里的一切公物,一年学习期间,没有打碎一块玻璃,没有一件公物受损。当我高中毕业,最后离开南开中学时,这座新楼仍然很新。

“文革”中,我和几位校友旧地重游,新楼已面目全非,从外面看,新楼可谓百孔千疮,几乎看不到几块完整的玻璃;楼道和教室的墙壁上,被涂抹得一塌胡涂,我们怀着痛惜的心情,便匆匆离去了。

 

三、“山乡”板报

在我高中的那个班集体里,共有48名同学,其中不乏一些出类拔萃者,象校华侨联谊会主席杨满生、市少年组象棋冠军孙广盛都是我的同班同学。此外,还有一些爱好文学、绘画、书法、外语的同学。

高中二年级时,我们几个爱好文学的同学自发组织起来,要出一种板报。所谓“板报”,就是利用一块很大的黑板,加以修饰,再把作品贴在上面。我们聘请语文老师林俊巡为指导,给板报起个什么名字呢?我们颇费了一番脑筋,起了十几个名,都觉得不合适,最后请林老师给起个名,林老师给我们的板报起名叫“山乡”,含有“上山下乡,走与工农相结合的道路”的意思,我们大家都很满意。

没有多久,第一期就出刊了。板报的内容真可谓“百花齐放”,有诗歌,有散文,有小小说,还有学习体会,读书心得,另外还有同学画的国画,讽刺漫画,以及书法作品。

板报放在中楼的台阶上进口的地方,每当休息或课问的时候,总围着大群的同学,欣赏板报上的作品。我们几个同学对这个亲手开辟的小园地更是爱护备至,每天放学把它抬进楼道,第二天早上,早早抬出放好,唯恐受到风吹雨淋。

我们出的“山乡”板报,得到全校师生普遍的好评和鼓励。“山乡”的刊出,在同学中起了开先河的作用,以后又有不少班级出了各种类型的板报、墙报、油印小报。

“山乡”大约出版了五六期,就到了期末,同学们投入紧张的复习考试中,再开学,我们就升高三,积极准备考大学,“山乡”也就悄悄地停刊了。

“山乡”虽然停刊了,但给我们每一个参与者留下丁美好的回忆,它锻炼了我们独立工作的能力。

四、支边运动

1964年,党和政府号召青年支援边疆建设,学校也为此开了动员大会.总理母校的同学们总是走在各项运动的前列,当即就有很多同学报名支边;我当时正上高二,也写了申请书和决心书。

根据政策,学校反复研究,批准了一批同学支边,这批支边青年是去新疆。被批准的同学都是学校里品学兼优的学生,大部分是班级和学校的干部,如当时正上高一的周鸿飞,蔡燕同学,都是校团委的负责人。

被批准的同学欣喜若狂,而没有被批准的同学,多次找校党支部,找校长,找班主任,一再表示自己支边的决心,有的同学还写了血书。

为了欢送支边的阿学,学校召开了隆重的欢送会。在会上校领导对这批同学以实际行动走与工农相结合的道路进行了赞扬和鼓励,并向他们每人赠送一件总理的“我是爱南开的”手迹影印件,使同学们永远记住在总理母校南开中学度过的美好时光,要为母校争光添彩。

这十几位校友没有辜负全校师生的希望,没有给总理母校丢脸,在以后的工作中都做出了很大成绩.据说蔡燕同学因为成绩突出,不久被提拔为州团委书记。1984年,在他们离开母校20年的时候,正逢母校建校80周年,我读到蔡燕等八位校友写给母校的信,知道20年来,他们一直工作、生活在新疆,他们已深深植根于边疆的土地上。

 

 

  评论这张
 
阅读(72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