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树德的个人主页

 
 
 

日志

 
 
关于我

廊坊师范学院教授、温州大学城市学院教授。中国译协专家会员、河北译协理事、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主要著作有:《英语特殊结构》、《英语修辞简明教程》等。翻译《欧·亨利全集》(合译)、《助你成才》等。获省优秀社科奖两项,1995年被河北省政府授予“优秀教师”称号,1997年获“曾宪梓奖”。在《人民政协报》、《世界》、《世界文化》、《文学自由谈》、《散文》、《新华月报》等报刊发表作品数十篇。2000年获《人民日报》征文三等奖,2012获河北省作家协会“我的读书故事”征文一等奖,获上海“走进巴金故居”征文二等奖。

网易考拉推荐

音译词的“物竞天择”(翻译断想之十四)  

2007-03-07 12:03: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音译词的“物竞天择”

 

去年出现的传染性很强的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征,我国媒体一直称为“非典型肺炎”,并且简称为“非典”。但在口语中人们更多地使用另一个词——“萨斯”。“萨斯”是英文缩写SARS的音译。作为缩写的SARS取自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每一个词的第一个字母,全译为“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征”。据说,它比“非典”要科学、准确,也能和世界卫生组织保持一致,从而和世界接轨。“萨斯”和“非典”到底哪一个最后保留下来还要经过时间的考验。

现在,汉语中的音译外来词到底有多少,没有一个精确的数字,刘正与高名凯先生1984年出版的《汉语外来词词典》中词条达4433个,但时间已经过去20年,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随着中外文化交流的日益频繁,这个数字不知翻了多少番。音译词的出现不外乎两个原因:一是汉语中无适当的词能确切表达原意;二是原意暂时不明。有些音译词译得非常之妙,暂时又没有更贴切的意译词,这部分音译词就有可能长期存在下去,最后融入汉语中成为其中的一部分,像“干部”一词,我们已经不觉得它是外来语了。当年林语堂先生在《语丝》杂志上独创“幽默”(humour)一词时,鲁迅曾嫌它容易引起误解。李青崖主张翻译成“语妙”;陈望道拟改为“油滑”;还有人建议改为“谐穆”。但都没有流传开来,只有“幽默”一词得到普遍接受。此外,像“基因”(gene)、“休克”(shock)、“吉普”(jeep)、“沙发”(sofa),“咖啡”(coffee)似乎会长存下去。

音译词大多数本身存有缺陷。首先是费解,音译词中的汉语语素只起表音作用,与字的意义失去联系。而汉民族文化心理以内省、联想、顿悟为主要特点,我们已习惯了从字形中去寻找意义,现在让意义从字形中活生生地剥离,自然难以接受。其次是拗口难记。当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对所译事物逐渐熟悉起来。这时,人们就会发现有的音译词不但冗长费解,还会导致错误的联想,引起歧义或误解。因此,不少音译词常常经历一个从最初的音译形式到意译形式的变化过程。久而久之,音译形式就消亡了。

戊戌变法前夕,president一词音译我“伯里玺天地”,读来拗口,更难记忆,很快就被“总统”所代替。“五四”运动迎来了“德先生”和“赛先生”,开始,我们对其了解不深,当揭去罩在democracyscience上的面纱,“德谟克拉西”和“赛因斯”便被“民主”和“科学”自然地取而代之了。几乎与此同时引入的proletariat bourgeoisie两个词,先音译“普罗列塔利亚”和“布尔乔亚”,后来学者们理解了它们的所指和真正的意义,便意译为“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科技词汇motor有的译为“摩托”,有的译为“马达”,但渐渐地都被“电动机”所代替。

有的音译词令人匪夷所思,如: ultimatum音译为哀的美敦书,与何干?意译为最后通碟就令人一目了然。telephone当初音译为德律风,乍一看,像是气象术语,好像是一种风的名字,其实则不然。意译为电话就很清楚明白了。再如:massage过去音译为马杀鸡,马是如何杀鸡的?其字面意义不伦不类,无法理解,当我们知道其实质后,意译为按摩就一点也不费解了。过去把parliament音译为巴力门,它使人联想到的是一扇门,而将其意译为国会议会,就不会产生误解了。
  
此类音译词经不起时间的考验,逐渐地被废弃了,这类音译词为数不少。人们比较熟悉的还有:索密痛(somidon去痛片;康拜因(combine联合收割机;盘尼西林(penicillin青霉素;水门汀(cement水泥;烟思彼里顿(inspiration灵感;开麦拉(camera照相机;莱塞(laser激光;苦迭打(coup d'etat政变;虎列拉(cholera霍乱等等。

   有的音译词很怪,译得令人啼笑皆非,例如,香港的Standard Chartered Bank译成渣打银行;再如,Portugal 译为葡萄牙SpainEspana)译为西班牙;地名中加一个,实在很出奇,不知当初译者是做何考虑?沿用成习,也就不以为怪了。但毕竟不是佳译,根据把莫三鼻给Mozambique)改译成莫桑比克塞拉勒窝内Sierra Leone)改译为塞拉利昂的先例,这两个国名也不是不可改译的。                                                

    现在有一种不良的倾向,汉语中原有的概念和词语搁置不用,非要用音译词,而这些音译词,有的简直令人大跌眼镜,如,wonderful一词,汉语中本来有很多词语,如精彩,美妙等清楚,准确地表达这一概念,但有人偏偏要用音译词王得福shopping一词汉语就是购物,没有必要音译,但出现了一个音译词血拼。购物本来是一件悠闲,惬意的事情,不想被这个音译词一搅,倒成为一件血腥,恐怖的事情了。我敢断言,这两个音译词必定是两个短命鬼                                           

  评论这张
 
阅读(7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